生命河畔

生命保全在乎回转与休息,生命得力在乎平静与信任

第一课 患难中的安慰(三)

在(林后一4-7)这段经文中,我们可以归纳出四个延伸的法则,并解读「患难中苦楚与安慰的奥秘」(或者也可说是四个特性)。(我们将从「头」与「身体」以及「肢体」,彼此关系中的法则进行解读这四个法则<特性>):

(1)       法则一:安慰的能力源自於在患难中经历了神的安慰

4我们在一切患难中,他就安慰我们,叫我们能用神所赐的安慰去安慰那遭各样患难的人。(4)

原来这节经文可以读作:「那位在各样患难上的安慰者(指神),使我们进入能力,好叫我们藉着自己从神所受的安慰,鼓励那些在各样患难中的人」。换句话说,「神的安慰赋予保罗和和他的同工们安慰的能力,使他们能去凭着神的安慰鼓励遭各样患难人,并且这个安慰人的能力,乃是藉着使徒们所经历的患难而领受的」。

从「能力」这个字的被动语态而言,正是提醒我们,这个安慰的能力不是出於使徒的恩赐或口才,而是使徒们自己在患难中,因着曾经所得的安慰,而被赋予这种「安慰的能力」。这样看来,对基督徒而言,「患难」不只是遭患难者的人生经历而已,「患难」还是神对遭患难者的一种特殊的装备。更有甚者,我们还可以视自己所遭遇的患难是具有使命,就是去安慰遭各样患难的人。举例而言,有许多基督徒曾经从大卫受难的诗篇得了鼓励,或者从那些受难者的见证中得了鼓励,就证实了这个法则。再者,希伯来书十二章1-4节,指出那些如同云彩般的见证人环绕着正在受难的人,并且以耶稣基督的患难,鼓励安慰受难的基督徒。这些例证更是强而有力的证实了这个法则,这个法则就是「患难中苦楚与安慰的奥秘」中的第一个法则—「安慰的能力源自於在患难中经历了神的安慰」。我们常听到基督徒强调:「苦难是化妆的祝福」,现在我们更要强调:「苦难中所得的安慰,赋予受难者所必备的能力与使命,去安慰其他各样受难者」。

这第一个法则,使我们重新思考「患难」的意义。患难、苦楚是基督徒信仰人生中不可能逃避的事实。这不但是因为我们的主受患难,更因为这是我们共同的命定<註2>。因此,更显出了认识「患难」与「苦楚」的重要性。我们就先探讨「患难」。

「患难」的原意是「挤压」、「压迫」、「包围」、「狭窄」。像是物理学中的「压力」,医学上的脉搏(血压)<註3>。我们可以洞察出这些意义的背后,暗示着「患难」是一种「能力」或「力量」。这样的认知使我们可以瞭解,患难既然具有「能力」或「力量」,就可能对遭遇患难的人造成伤害。也因为如此,我们可以采用比喻的读法,更深动的解读圣经人物所遭遇到的患难。特别是保罗书信,如果我们采用比喻的读法,就可以解读出在患难中使徒们的情感(情绪)。这些情感多半是指人生中个样的「苦恼」、「折磨」、「烦恼」、「扰乱」、「挫败」、「为难」、「心情沉重」。我们中间绝大多数人都有过类似这些比喻的经历,因此,也都清楚这个力量的真实性。从「饮食无味」的微小影响,到严重的「忧郁症」,都相当真实的附着在我们因着大小不同的患难而产生的情绪中。圣经很真实的启示出了这些人物所经历不同程度的患难,使徒保罗甚至强调:「…我们进入神的国,必须经历许多艰难」(徒十四22)。这不但是历史的事实,也是今日基督门徒们共同的经历。不但如此,从耶稣的教训来看,这更是不能逃避的命定—「我将这些事告诉你们,是要叫你们在我里面有平安。在世上,你们有『苦难』;但你们可以放心,我已经胜了世界」(约十六33)。我们为基督已经胜过世界而感恩,这更是我们能胜过世上苦难的秘诀,然而,基督是如何胜过世界呢?就是祂亲自经历了世界所加在祂肉身上的患难,藉着死败坏了掌死权的魔鬼(参来二14-15),从死里复活胜过了世界的权势。因此,耶稣基督的门徒们,虽然与基督同样的处于世界权势所施予的患难之下,却能从基督所经历的患难中得到安慰,以致於可以胜过苦难,也是胜过世界。原来耶稣基督是强调祂的门徒们与祂自己的患难,在本质上是一致的,是不能分割的。<註4>这就延伸出了「患难在末世的奥秘」。

《患难在末世的奥秘》

事实上,基督徒的诸般患难是包含于耶稣基督所有的患难之内<註5>,因为基督的患难还没有结束(西一24),这个未完的患难延续到使徒们的身上。当使徒们为教会舍己的时候,就已经经历到了基督的受难(林后四10-11),使徒保罗在宣告这句话的时候,正是以自己为例证。此外,在(启七14)中「…这些人是从大患难中出来的,曾用羔羊的血把衣裳洗白净了」,其中的「曾用羔羊的血把衣裳洗白净了」是一个比喻。然而,这不是读作「罪得洁净」,而是读作「在羔羊患难的血里有分」。在大患难中,他们虽然是流了自己的血,但是在基督是头,门徒是肢体的真理中,他们的血就是「基督身体的血」,这不是指基督赎罪之血,是指「有分於基督的患难」。在代表性的内含中,教会的患难就是基督的患难,基督在祂的百姓中受苦是基于祂自己的患难,这就是基督的患难与教会患难的一致性。在基督的眼中,教会的患难就是祂自己的患难,换言之,教会的患难与基督的患难是不能分割的。这是末世性的患难,在新约圣经中的三方面意义是<註6>:(1)最后的大灾难已经开始了;(2)弥赛亚自己的患难启动了这个末世的大灾难;(3)这个大灾难是祂散居世界各地的子民所共同承受的。如今我们从这个角度才能明白世界在大灾难中结束<註7>,而随后成就了新天新地、新耶路撒冷的奥秘。(待续)

<註2>参太十六24;约十五20;十六33;徒十四22;启一9。

<註3>H. SCHLIER, “θλίβω”, TDNT, Logos: Libronix Digital Library.

<註4>以色列是个值得注意的典型例证,使徒保罗更是一位受苦的使徒—「免得有人被诸般患难摇动。因为你们自己知道我们受患难原是命定的」(帖前三3-4);「但知道圣灵在各城里向我指证,说有捆锁与患难等待我。」(徒廿23);「现在我为你们受苦,倒觉欢乐;并且为基督的身体,就是为教会,要在我肉身上补满基督患难的缺欠」(西一24)。

<註5>这也是暗示基督徒的患难不会超过耶稣基督的患难。

<註6>H. SCHLIER, “θλίβω”, TDNT, Logos: Libronix Digital Library.

<註7>有这方面的理解后,就不至于陷入末世论中被提的神学立场无休止的争论。

Leave a Response

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.